Site Loader
111 Rock Street, San Francisco

质疑

谁把公务员“逼”成司机

细看记者调查的情况,不难发现真实缘由:火车站管委会工作人员介绍,摩的司机每天的收入在一二百元,如果欺客宰客,收入可能达到三四百元,受利益驱动,现在形形色色的人群都加入进来。每天三四百元,每月就是一万多元,于工薪族来说,这就是“暴利收入”。而公务员利用八小时以外,再加上双休日,每月的进账也是可观的。经济学原理告诉我们,暴利对理性经济人的冲动的刺激,是一种正相关关系,暴利越大,被刺激的冲动越大,直至利令智昏。每日一二百元、三四百元的收入,还不至于让人“昏”,但于收入水平不高的中部地区来说,诱惑力应该不小。

公务员跑“摩的”,暴露的问题是,公共交通服务严重不足的情况下,黑营运市场越来越膨胀,不管是“摩的业”的收入之可观,还是从业队伍越来越大,都是公共服务不足造成的。当然是哪个城市都有“黑车”问题,但郑州的“摩的市场”如此兴盛,这还不算小汽车中的“黑车”,公共交通服务不足的问题应该是非常突出了。

公共交通产品供应严重不足,是每个城市的共性问题,省会城市就更不用说了。说到原因,人口增加、车辆增加、道路越来越拥挤等等,都是影响公共交通服务供应不足的原因。但这些客观原因并不能成为遮掩政府责任的充分理由。首先,政府对今天的局面缺少足够的预见性,这个责任是不能开脱的。其次,公交服务的政府投入,科学的管理与规划,政府是不是都做到位了?还是面对拥堵与出行难问题束手无策,只能头疼医头?非法营运市场空间之大,连公务员都加入到非法营运大军中,暴露的问题是政府公共服务的严重失职。城市管理者应该扪心自问,有检讨意识。

马涤明

延伸

彰显市场的力量

摩的,是城市一道真实的风景,城市人几乎离不开它。政府公务员兼职开摩的,听着有点新鲜,实则情理之中:闲着也是闲着,又没啥技术含量,一天能收入一二百元,政府还“管不了”,这简直是“勤劳致富”的典型嘛!尽管摩的引发的交通事故屡有发生,并处于政府监管的灰色地带,但需求决定市场,摩的的存在有其固有的合理性,这就是市场的力量。

市场经济的供需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,有需求就一定有市场,谁都打压不了。一方面,公共交通无法满足市民出行需求,公交车数量少、间隔长,人们指望不上;另一方面,由于垄断经营,出租车挑客、宰客、拒载、绕路、言语粗暴等问题让人望而却步,面对拥挤不堪的交通,灵活、便捷的摩的自然成了市民出行的实惠选择。

另外,尽管是非法运营,但“摩的”其实一直处于监管的空白状态,无论是运管处、交警队还是执法局,或不在管辖范围内,或无法可依,总之管不了,管也管不好。政府部门“管不了”,市民需求强烈,摩的的发展空间可想而知。部分公务员拉下面子、放下身段干起摩的营生补贴家用,也是人之常情。在面子和利益面前,公务员也会选择后者。

虽然人们也清楚摩的潜藏着风险,甚至还可能存在欺客宰客的问题,但面对拥挤的交通、傲慢的出租者司机,人们还是愿意选择乘坐摩的,连公务员都兼职干起了摩的生意,谁还好意思看不起摩的?说到底,摩的屡禁不绝折射出城市拥堵异常、打车难以及城市公共交通资源配置不合理等诸多问题,这是城市发展的畸形现象,让政府头疼、市民担忧,但又无可奈何。

Post Author: admin